温州永嘉一老屋惊现蓝孔雀!原来是儿子怕父母孤独

www.mgm4858.com

2018-10-23

  很多人喜欢养宠物,像小猫小狗什么的。 你见过有人把孔雀当宠物养吗?  在温州永嘉枫林镇东升村,在外经商的村民季统操,担心80岁高龄的父母缺少陪伴,给父母买了孔雀,让他们饲养,让不少市民觉得稀奇的同时,也对他的这种用心举动表示点赞。

金肖武/摄  家有孔雀为晚年生活添份乐  季统操在北京做生意,父母一直在老家生活。 我们按照村民的指引,来到季统操父亲季至法家中。   只见老屋房门紧闭,我们试着敲了下门,只见一老者为我们开了门,正是季至法。 讲明来意,老人对我们的冒然拜访没有不满,反而向我们解释,因为怕孔雀逃出去,他们现在都只开侧门。   在房屋侧门一个角落里,看到了季至法用木板和铁丝网搭建成一个3米高的笼子,这就是孔雀的“家”。   只见它在地上悠闲觅食,羽毛颜色鲜艳,尾羽上有色彩斑斓的花纹,见到有生人靠近,小脑袋便一伸一缩地向四处张望,非常有趣。

季至法把笼子的门打开,孔雀就慢慢地走到院子里,一会跟着季至法夫妇,一会儿就自在地在院内觅食。

  季至法告诉记者,孔雀是他儿子去年冬天给他买的,自己没有养过孔雀,就凭养家禽的经验驯养。 季至法的老伴周得蕊向我们“抱怨”:“孔雀很难养,吃的食物不可马虎,蔬菜还要切碎。

”嘴上这么说,看着孔雀一直在她身边转悠,她又忙问季至法,需不需要给它添食。 季至法则摆摆手说不用,让它自己在院子里溜达去。

周得蕊还是不放心,进屋抓了一把蔬菜出来,嘴里发出“咯咯咯”的声音,孔雀就跟着她走。

等周得蕊把蔬菜撒在地上,它低头啄了一下,又走开了。 看来真是不饿,周得蕊自语道。   “平时就喂它们吃玉米、萝卜,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养,养得不好,可惜了它。 ”不过慢慢地,季至法夫妇也摸索到一些孔雀的生活习性。

“它非常喜欢干净,如果笼子脏了就会蹲在笼子的横梁上。 因为没有玩伴,偶尔有鸡过来,它会显得非常开心,一直跟着跑。

”  孔雀一点也不怕生,平时也会时常跟在季至法夫妇旁边,俨然是一个小跟班,为二老的生活也增添了份乐趣。

  孔雀是儿子送给父母的一份孝心  季至法刚养孔雀的时候,不少村民图看稀奇会去他家看。

尤其是到了周末,村里读书的小孩回来了,也会去他家看看。 一次,有村民看到孔雀跑到了村里的后山上,连忙告诉季至法,才没有弄丢。

这也让季至法多了一份警惕,家里的大门都尽量关着,怕孔雀跑出去丢了。

不仅自己养了近一年有感情,更是儿子的一份心意。   季统操告诉记者,他在北京做服装生意。

一次去秦皇岛看到孔雀,就想到了给父母买几只。

“我爸爸平时也没什么爱好,抽烟、麻将、扑克都不喜欢。 我听说孔雀很好养,比鸡还好养,于是就想买给他们作伴。

有了孔雀的陪伴,父母在老家也没有那么孤独了。

”  虽然远在北京,但是逢年过节,季统操兄弟俩都会从北京飞回来,陪父母过节,看望父母。 他们也带父母出去旅游,也提出让父母搬入新家生活。

“可能是老屋让他们生活最舒服吧,所以我们也尊重他们的意思,他们生活得自在才最重要。 ”季统操称。   记者了解到蓝孔雀不属于国家保护动物,现在蓝孔雀养殖户很多,有的还专门养殖食用。 对于个人要饲养孔雀,县林业局工作人员介绍,绿孔雀属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,严禁个人饲养及利用。

蓝孔雀不属于国家级保护动物,只是浙江省重点保护动物,我们在动物园看到的一般都是蓝孔雀。

个人可以饲养蓝孔雀,但需要到县(市、区)级林业部门办理驯养繁殖许可证,取得合法审批。

  最幸福的事有你相伴  也多亏了老房子宽敞的院子,让孔雀有自由活动的空间。 季至法的老屋现为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登录点,季至法告诉记者,老屋是其曾祖父在道光20年建的,商人出生的他当时颇有积蓄,建有七间二横轩。

  从房子的窗户,以及窗户上精致的雕刻,大门上方雕刻的飞龙以及瓦雕,都可看出当年的气派。 如今子孙已至第八代。 最多时住着十二户人家,现只有季至法夫妇居住在此。

儿子们也提出让他们搬入隔壁的新家,季至法不肯,说还是老屋住的自在、舒服。 此外这里也是他与老伴一直共同生活的地方,这里的每一处都有他们的回忆。   季至法今年80岁,老伴周得蕊82岁。

在季至法19岁的时候,俩人结为夫妻,已携手走过61个春秋。 但他们的相识时间更长,因双方父亲是朋友,在季至法12岁时,两家就定下娃娃亲。

虽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 但季至法和周得蕊相比同龄人只有结婚那天才看到的情况,他们双方早已认识,并认定了对方。

  回忆起俩人共度的时光,都在为家庭料理,照顾子女的生活中匆忙过去了。

婚后两人就有了自己的大女儿,此后又添了两个儿子,一个女儿。

四个子女在那个物资贫乏的年代,父母只有拼命的做事才能糊口。

两人分工明确,男主外女主内。

在季至法的眼中,妻子勤劳又节俭。

“家务、孩子都是她带,晚上还纺纱织布,都是她勤俭持家的结果,才把子女养大。 ”  现在他们依然保持这种模式,虽然80岁高龄了,但今年季至法还种了几千斤的番薯,刚从地里挖出来的番薯满满地铺了一地。

屋口还堆着一堆小山似的板栗,都是季至法自己打落的。   面对我们的赞叹,老人更是透露,高的地方,他现在依然能爬上树把它打落。 每次出门,周得蕊都不停地嘱咐他,不能爬树,可季至法都称自己身手还敏捷着呢。 此外,季至法还种了多种时令蔬菜,并把多余的拿出去卖。

妻子周得蕊在家为他做饭、洗衣,打扫屋子。 空闲时光就坐在屋檐下看看孔雀,逗逗孔雀,却直言比屋后那几十只鸡鸭难伺候,但也带给他们很多的乐趣。

在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时光中,两人就一直这样默契地配合着。 在日常生活的点滴中让人感受到两人最质朴的情感。

  当我们要为他们拍一张照片时,周得蕊一直摆手,脚步却往房间走去。 季至法则悄悄地告诉我们:“她是去换件衣服,觉得这件衣服不端庄。 ”说着只见周得蕊老人换了一件外套出现在我们面前。 “她一生都很要好,像我就比较随便。

”季至法笑着说。   午饭时间到了,夫妻俩每天都会对饮一杯。

季至法每天要喝半斤酒,慢慢地周得蕊也会喝点。

人就像往常一样对坐着共饮,门外的孔雀也被这平淡中夹杂着温暖的生活吸引,信步走了过去。 (中国永嘉微信公众号)。